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 > 大家都在找好音乐内容

大家都在找好音乐

2019-06-11 00:41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  “周杰伦把爱情比喻为龙卷风,我觉得特别贴切。因为很多人,像我,一辈子都没见过龙卷风。”一位网友的乐评这样写道。近日,网易云音乐把点赞数最高的5000条网友乐评印满杭州地铁1号线和整个江陵路地铁站。很快,传遍了朋友圈……

­  一次简单的市场营销,再次印证了一场迁徙的基本完成——在线音乐平台成为音乐主要承载地,占据了更多与音乐相关的舆论高地,音乐产业开始走向资本风口。然而,无论平台和市场如何发展和运作,受众对好歌的需求从未消减。

­  音乐主阵地转移,在线平台崛起

­  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这样看待主流和独立的关系,“什么是主流,什么是独立音乐人?赵雷是独立音乐人,但在在线音乐平台上他是主流;刘欢、那英是当年主流的音乐人,现在倒像是独立音乐人。为什么?因为能产生巨大影响力的媒体和平台改变了。”宋柯力挺数字音乐平台,“我觉得这种行业身份和角色的转化,很正常。”

­  由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主办,东方广播中心承办的2017东方风云榜“真音乐”论坛近日在上海举办,业内大咖齐聚,观点交锋碰撞。

­  “我说过传统唱片的衰落,没说音乐产业衰落。唱片业的人早上六七点起床开会,这证明这个行业不是衰落了,肯定是看得到前途的,不然谁起那么早?3年前不可能!中午12点开会还差不多。”宋柯感慨,“行业变化大家都能感受到,你看今天在座的很多是资本界大佬。”

­  在线音乐快速崛起,“在北京找一家唱片店,特别难,但唱片公司比十几年前我工作时情况好很多。”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回忆,“数字音乐平台一年支付数亿元版权费给唱片公司,你说数字音乐是唱片业拯救者也不为过。”

­  很长一段时间,在线音乐平台被认为毁了唱片业,毕竟盗版侵权曾是常态。近年来,版权领域作为音乐产业核心,已成各家在线音乐公司争夺的重要阵地,以至于版权费用高企,已成为这些常人眼中“不差钱”公司的一个普遍抱怨。

­  从破坏者到拯救者——依靠在线音乐平台,独立音乐人日子也好过很多。以赵雷为例,单曲《成都》去年10月发行,网易云音乐个人热度指数第一轮爆发式上涨,今年2月他登上真人秀节目演唱,又有第二轮指数增长。目前,赵雷《成都》的评论数已达22万,“意味着这首歌互动性非常强。很多演出界朋友选择独立音乐圈的艺人,会登录网易音乐看他的评论数,超过999条,说明这首歌达到一定热度。”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介绍。

­  平台变现不容易,内容创作不给力

­  音乐产业之路真的更宽了吗?

­  在资本博弈中,腾讯、网易、阿里等几大在线音乐平台基本完成对传统唱片公司版权的“瓜分”,版权和市场趋于正常化。下一步怎么走?数字音乐平台的最大问题是变现艰难。“这么多年,数字音乐就没给消费者创造出一个‘掏钱模式’。平台方每年支付大笔版权费,但数字专辑和用户包月付费收入并不理想。”宋柯说。

­  音乐主阵地转移,既往盈利模式已被打碎,线上音乐,又能从谁的口袋里掏钱?

­  “玩得起音乐平台的就这几家。如果不解决变现,那取代原来传统唱片业发行与销售零售的商业环节的推动力从何而来?连烧10年,谁也烧不起!” 宋柯估算,“去年腾讯、网易、阿里几家在线音乐巨头加起来,数字音乐销售收入达两亿元左右,离唱片业黄金时代的收入相去甚远。当年随便一家唱片巨头,不算盗版,每年收入都是亿元级别的。”

­  一方面,烧钱现状难以改变,另一方面,行业生态也没有明显改良。

­  《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3000亿元大关。不过,这3000亿元的收入绝大部分产生在音乐的相关行业,最核心的版权产生价值部分只占极微小的一块。越来越多的在线音乐平台意识到,成熟的产业生态可以“始于版权”,却不能“终于版权”。音乐产业有很多赚钱机会和投资方向,但无疑,音乐圈的生态系统并不健康。最核心的内容乏力,让整个行业金字塔呈现倒挂。

­  “好音乐是基础,根基没了,其他都是空的。”王磊说,对于拥有既有音乐资源的传统唱片巨头来说,版权收入高达亿元计数。“值得思考的是,唱片公司生产的内容是否与高额版权费相匹配。”

­  资本涌入,好内容才可能产生持续价值

­  投资者的目光,正对准音乐产业。

推荐阅读: